云吞面

希望世界善待他……😭

hallu:

我忘了说:SPOILERS ALERT SPOILERS ALERT

我很喜欢Harold,因为他是不完美的人类,即使世界对他那么的不好,他还是尽力做得最好。可是有时候就是因为他是人类,即使他是那么的聪明,他非常有限的力量让他失去很多。他总会非常努力的救每一个人(陌生人,朋友,同伴),可是他真的不是神。

画着这个感觉上不怎么样的parody时,就希望Harold可以被理解 ;w; 我表达能力不好,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就是如此...


I'll give you my last breath if it can make you last a second more……喜欢这句话喜欢这个画面喜欢这个结局˃̣̣̥᷄⌓˂̣̣̥᷅ 可以在一起,虽死无憾!!

hallu:

Day 1

沉下了。John当然会给Harold他的氧气。

感谢你们的支持!希望你们不介意我spam了这个tag ヾ(。・ω・)シ

快要到了!!S5!!


Till death do us part. 被这个幸福绚丽的画面戳到了泪点……˃̣̣̥᷄⌓˂̣̣̥᷅ ˃̣̣̥᷄⌓˂̣̣̥᷅ ˃̣̣̥᷄⌓˂̣̣̥᷅

hallu:

Day 5

结婚了(ノ^ヮ^)ノ*:・゚✧ 

(下次有机会好好画)

PS: 我忘了提起,我画这个系列时,听着的是Pewdiepie玩Outlast,所以如果气氛有点奇怪,真的很抱歉XDDDD

【RF】旧文搬运:乡村爱情

大半夜笑成狗😂😂😂没想到RF意外地适合乡村爱情,糙汉X村官好萌,阿根阿锤名字上更是毫无违和感,作者大大没把Bear改成土狗简直良心23333 “谁他妈把拖拉机停在路中央的”哈哈哈哈到了乡村AU豆豆还是跑不了总替李四收拾2333

墙烈求前传和续集,想看前尘往事,想看说开车就开车的乡村生活🙈🙈🙈 文风全程逗,可李四不愿和冯奇握手说我手脏不惹你的时候有一闪而过的虐,他们曾经都错过了什么。

好一块正经表:

看到有个朋友提起了炕,我就冲动了一下。


一年前的旧文搬运。有点害怕掉马,不过原来也是个根本没人认识的小号呀哈哈哈哈哈哈,完全不方的。


决定不打 tag 了,大家能看到就看,看不到就算,反正都是黑历史23333



OOC 是必然的,我明明从来没有看过乡村爱情哒,结果觉得意外地很好写嘛……一定是因为我心里有个乡村魂23333333


我是正经人,我是要写正经文的(真的(真的(真的


(我要自己先去笑一会





乡精神文明检查组



早八点。


村头的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乔村长拎起电话。


“您好,这是扭腰村村办公室。”


“乔村长是吧?”电话那头是个礼貌的男人,“我是乡精神文明检查组的组长冯奇,今天下午要来你们村做检查,给您先提个醒。”


乔村长满脸堆笑,“好好好,冯组长您辛苦了,谢谢啊。”


挂了电话,乔村长立刻起身去屋外,一脚踹向正蹲在台阶旁


刷牙的副村长,“快去把李四那个臭小子给我找来。叫他下午无论如何也给我滚过来。”


“干啥干啥呀,一大早就使唤我的,你不知道李四那小子不好管啊!”


副村长吐掉嘴里的牙膏,骂骂咧咧地起身了。


副村长,诨名,豆豆。



下午一点。


冯奇端坐在乔村长办公桌对面。


乔村长连忙给人端茶倒水。


“乔村长,这次的检查为期两天,主要是要深入群众基础中,看看大家伙都在想些什么,看看咱们的基层工作到不到位。”


“行行行,看看看。”


“乔村长,那咱们就开始吧。”


“等等,冯组长,您先坐会,我这里事忙走不开,所以给您找了个向导,让他陪您去各处转转。”


“哦,这样啊,那行,我就再等会。”


一等就是两小时。



下午三点。


“乔村长,你看,还等下去吗?”


“……冯组长,咱们还是走吧。”


两人刚出办公室,就听见大老远传来的轰隆隆的拖拉机声,拖拉机哼哧哼哧地停在办公室前,把路全占了。


上面下来一人。


“村长你找我?”


来人正是李四。


乔村长心里骂娘千百回,面上还是要客客气气。


“冯组长,这就是我给您找的向导李四,先前一定是有事耽搁了,你们快出发吧。”


“李四啊,这是精神文明检查组的冯奇冯组长,你带冯组长到处去转转啊,好好展现下咱们村的精神风貌。”


“你好。”冯奇向李四伸手。


李四退后两步眯着眼打量衣着齐整的冯奇,然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是粗人,手脏,不敢招惹您。”



下午三点十五。


李四蹲在村长办公室的角落里。


乔村长把桌子拍得震天响。


“李四,你刚刚那是什么态度!那可是检查组的冯组长!”


“你想让咱们村今年拿不到小红旗是不是?”


“没有小红旗就没有补贴!”


“没有补贴的话葛二根家的房子你就自己盖去!反正是你那倒霉闺女大锤拆的!”



下午三点二十五。


冯奇紧张地端坐在拖拉机上后车厢里。


李四龇着一口大白牙,“冯组长,你坐稳了啊,这拖拉机可不比镇里的小汽车。”


“根据法规,用于运货的动力汽车,装置货位的位置:如后车厢和货柜等是严禁载人的。”冯奇飞快地报出一连串的话,“咱们这样做不好。”


李四撅撅嘴,“那冯组长你说怎么办。”


冯奇想了会,“反正也不赶时间,咱们还是用走的吧。”


李四不耐烦地跳下车,然后把冯组长从后车厢里扶下来,嘀咕道,“知不知道你自己脚不好啊,路坑坑洼洼的还非要走。”


冯奇抬头看李四一眼,然后低下头整理衣服上沾到的灰,“没事,走慢点就行。”


李四松开扶着冯奇的手,“随便你。”


冯奇回头看了看占了整个路面的拖拉机,“车呢?怎么办?”


李四咧咧嘴,“不怕,豆豆会搞定的。”



下午四点半。


副村长回到办公室。


“谁他妈把拖拉机停路中央的!”



下午五点半。


冯奇和李四走在田埂上。


李四指了指田里插的稻草人,上面绑着红布条,写着“争取现代化!”


远处村民家的墙壁上也糊着些大红字。


“看见没?村长可重视精神文明建设了,八荣八耻糊墙上了都。”


冯奇哼哼两声算是搭腔。


李四转身看,发现冯奇正忙着低头看路。


田埂细窄又高低不平,土块石块常会绊倒人。


李四稳稳地抓住冯奇的手。


“我牵着你走,我来看路,你专心看精神文明建设去。”


“……哦。”


冯奇庆幸李四没有回头看他。


他的脸一定红得像柿子。


热得要烧起来。



晚上六点。


天色暗了下来,饭菜的香味从家家户户飘了出来。


“冯组长,我送你回去,村长一定准备了一桌好菜来招待你。”


“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去你家。”


冯奇声如蚊呐,幸亏李四耳朵好,才没漏听。


李四有点惆怅地叹着气,“可以是可以啊,就是家里有个倒霉孩子特别能吃,怕吓着你。”


冯奇闻言反倒笑了,“你以前也很能吃。”


李四放开了牵着冯奇的手。


“以前是以前,都过去了。”



晚上六点四十。


刚走进李四家,跑出来一条精壮的狗,亲昵地围着李四打转。


“……马里努阿犬?”


“小熊,这是冯奇。”李四拍拍小熊的脑袋,小熊凑到冯奇身边,抬头嗅他的手。


屋里传来一个声音,“你再不回来我就要饿死了!饿死了!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李四带着冯奇进屋,淡定地对着屋里的人反击,“你本来就是饿死鬼。”


屋里坐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在桌边敲着碗筷等饭吃。


“还有,我不是你爹,不是我把你捡回来你早饿死在路边了。”


“冯奇,我家的饿死鬼,大锤。”


李四穿上围裙进厨房去做菜,“叫人,这是你冯奇叔叔。”


“冯叔叔好。”


冯奇环顾李四家里的摆设。


依旧简洁如当年。



晚上七点半。


饭桌上坐着三个人。


桌上的菜以惊人的速度消失。


李四只能拼命地往冯奇的碗里夹菜。


“没看见有客人吗?”李四生气地啧了一声,“少吃点会饿死啊。”


大锤抬头看自家老爹。


“不多吃点会长不高。”


大锤恶狠狠地往嘴里扒饭,“要比那个讨厌鬼高。”


冯奇看了看碗里堆得小山高的菜,不自觉地弯起嘴角。


“没事,我也吃不了这么多。”


李四愣了一下,然后放下筷子,埋头进自己的碗里。


“随你。”


十一


晚上八点。


冯奇最终还是把小山高的菜给吃光了。


远超了他平时的饭量。


吃饱喝足的大锤抹了抹油乎乎的嘴,“假老爹做的饭还挺好吃的。”


冯奇看着在厨房洗碗的李四的背影,蓝色的围裙小得有些滑稽。


“他做饭一直都很好吃。”


尤其是他喜欢的菜,没有人比李四做得更好吃。


十二


晚上八点四十。


李四知道冯奇吃多了,主动提起带他出去散个步帮助消化。


李四个子高,步子迈的也大。


冯奇个子小,一条腿还不方便。


但两人默契地维持着一臂的距离。


李四走在前。


在后的冯奇刚好可以借着月光看他的侧面。


说些什么,快说些什么,冯奇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当年……”


好不容易才开了口。


“我就是在这里捡到了大锤。”李四截断了冯奇的话头,伸手指着路边的鱼塘,“大锤就被放在那边的草丛里。不哭不闹的,估计是饿得没力气了。”


冯奇呐呐地应声,也跟着走上前去。


十三


晚上九点。


冯奇没能把他想说的话说完,没能知道当年到底是怎样的阴差阳错。


他被推进了鱼塘里,推他的小姑娘也没能幸免于难。


两人一起被水给泡了个透心凉。


说实话,冯奇没想到初冬的水能这么凉,他想安慰李四说自己没事来着。


可是一连串的喷嚏不是那么有说服力。


李四被气得说不出话。


十四


晚上九点半


李四把那个头发自然卷的小姑娘推给大锤,然后不顾冯奇推拒,三两下地就把他剥光,扔进了浴室。


“快冲个热水澡。”


冯奇只能乖乖照做。


等洗好了,冯奇才意识到他没有用来换的衣服,于是踌躇地不敢出浴室。


“怎么了?”李四在浴室外问。


“没有衣服。”冯奇身上只有李四给他的老头衫和秋裤。


和他以往整整齐齐的样子大相径庭。


不想让李四看见。


“我进来了。”


“啊……别……”


事实上李四没等他同意就进来了。


用一块厚厚的大浴巾把他裹了起来,抱在了怀里。


十五


晚上十点。


冯奇裹着被子,坐在烧得热乎乎的炕上。


冯奇对这个事实有点接受不能,尤其是还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的时候。


七个小时。


仅仅七个小时后,他就和李四睡在了一个炕上。


热。


冯奇觉得特别热别的热。


但他默默地裹紧了被子。


十六


晚上十一点。


冯奇一动不动地僵硬躺着。


根。本。睡。不。着。


他也不知道躺在他身边的李四有没有睡着。


一只手摸上了他的肚子。


冯奇把惊叫声咽了下去。


心跳得要停了,冯奇恍恍惚惚地想着。


十七


谁他妈还有心情管现在是几点啊!


冯奇的脑子都要当机了。


李四正趴在他身上低头吻他。


“我……我……”冯奇紧紧地攥着被子,结巴巴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把眼睛闭起来。”李四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哦。”冯奇闭上眼。


李四的吻轻柔地落在他的眼皮上。


十八


“……太快了。”


冯奇把自己裤子里的贼手往外拿。


“等了这么多年,总要收点利息啊。”


李四惆怅地叹气。


冯奇飞快地翻身亲了李四一下。


“不够。”


冯奇哼了一声翻过身不理他。


“留着以后一起算总账。”


李四把冯奇圈进怀里。


两双暖呼呼的脚搁在一起。


十九


早上八点。


乔村长惊讶地在办公室里看到了冯奇。


“冯组长?咋了?这不还有一天吗?”


冯奇舔了舔嘴,“突然想起有些事要处理,就先回去了。”


乔村长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一定是李四给搞砸了。


“冯组长,你回去的时候小心啊,这个,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多担待,咱们村也不容易啊……”


“乔村长,你别担心,村里工作都做得挺好的。”


乔村长看着冯奇微微泛红的脸色,妈的,李四你都对人家做了啥,看把人家给气得哦。


二十


早上十点。


李四被乔村长堵在家里。


李四和豆豆一起蹲在角落里。


乔村长把桌子拍得震天响。


“李四!你看你做的好事!”


“你都对人家冯组长做什么了?!人家是斯文人!你个大老粗说话做事能不能斯文点啊!”


“李四!咱们村的荣誉你也有份的!你别摆那一脸无辜样!”


“我为啥要和你一起蹲着?”豆豆悄悄地向李四吐槽,“把冯组长气走的又不是我。”


“你还废话。”李四飞个白眼,“不敢造反就乖乖地蹲着。”


二十一


下午一点。


乔村长惊讶地看着又出现在办公室里的冯组长。


“冯组长?你咋又来了?不不不,欢迎你来,只是……”


冯奇从公事包里掏出张纸。


“村里的村支书不是一直空着吗,”冯奇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来补个缺。”


妈呀,这可是大大的降职啊。


乔村长的眼神里不禁有些同情。


“冯组长啊……”


门口又是哼哧哼哧的拖拉机声。


乔村长准备叉腰开骂。


李四把冯奇带来的大包小包行李往车厢上扔。


“李四你干啥呀?”


李四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载媳妇回家。”


乔村长看着拖拉机绝尘而去。


她有种预感,以后村子里不会好了,不会好了。



【POI】You've Got Mail 15

慢热理智的中年人,浪漫起来真要人命……在昏暗的放影室里拥抱,这幕实在太荡漾了٩(๑ᵒ̴̶̷͈᷄ᗨᵒ̴̶̷͈᷅)و 里瑟撩汉技能满分,趁机把人抱住困住才发问,此情此景还能保持淡定的老板实在太坚强了,偷窥者表示被苏了一脸(′~`●) 或许是这篇寻找灵魂伴侣的感觉太强,我一向无肉不欢也不怎么想到肉了,只觉这俩要是能深吻一下已可飞升……很高兴里瑟没有用放弃收购取悦老板,否则不但显得他没原则,也有损老板的独立和自尊。但反过来想,被收购其实是挽救冷门的小众书店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好矛盾……【扯头发

春豆儿:


15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Reese发了一封邮件给Finch,大概意思是这样的:
「那天之所以闹了点不愉快,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没做好心理准备,不管怎么说见面是我们共同的决定,所以也应该共同承担风险损失不是么。况且谁说竞争对手就不能做朋友了?你可以把我和Leila区别对待,我也可以把你和书店的事分开来看。我最近开始在读你推荐的《理智与情感》了,我想我们都应该学习正确看待这两样东西(尤其是你),既然我们能在网上认识的概率是那个微乎其微的数字,现在这个人是我的概率是不是还要除上800万?这怎么看都跟中彩票的概率差不多,而我从不是白白浪费掉手里机会的人。希望我们能好好谈谈,无论哪种形式都行。我会一直等你的回复。kittyinsuit」

“情真意切,言之有理。”Tao的手指停在嘴上,仔细端详面前的屏幕,“可人家明显不想理你啊,这都过去好几天了。”
“从我的椅子上下来,Leon.”Reese把刚看完的报纸卷成筒抽了他一下,“没人问你的意见。”
Tao讪讪地从皮椅上站起来,摸了摸后脑勺,“讲点道理啊Boss,是你自己说电脑有问题的,再说你老让我干修电脑的活儿不觉得大材小用嘛…”
“那是因为他已经把技术部的人骂了个遍,现在又拉不下脸来让人家办这种小事。”Zoe用手捂着听筒插了句嘴,又转头小声说了几句,挂掉电话,朝Reese晃了晃听筒,“董事长的电话,他在意大利总是不放心这边,还让我提醒你不要忘了去后天的客户回馈活动。你们什么情况,他现在已经不直接打给你了?”
“行了,让老头子安安心心的度假吧,没过完圣诞节别回来。”Reese坐回椅子,对着电脑里最后一封邮件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董事长又带Claire去意大利了啊!”Tao长叹一声,“再看看我们的John,守着电脑苦苦等待回信。你不是知道这位Finch先生在哪嘛,干嘛不直接去?”
“给他几天消化事实的时间,他受的刺激肯定比我大多了。”
“还是要我出手。”Zoe走过去给了个眼神,Reese自动让到一边,她坐下来快速搜索着网页,嘴里不停地数落,“能把这么简单的事情搞砸也是不容易,还有你邮件里是道歉的语气么,还想约人出来,John,你的情商该充值了。”
“谁说我要道歉了?”Reese抱着胳膊靠在窗边,“我不觉得我有什么错。”
Zoe边打字边说,“你隐瞒身份在先,又打他书店的主意,侵占他的生存空间,任谁都会觉得你是设计好的吧。其实不收购他的店对我们也没什么影响,既然看上人家了,你就不打算改变一下计划么?他肯定很重视这个书店。”
“我不会用这种原因来干涉公事。”Reese顿了顿,接着说,“那样他才会看不起我。”
“随便你。”Zoe拿过便签纸,在上面抄了几个数字,站起来塞到Reese怀里,“现在可以去搞定你的‘私事’了。”


其实从基本的礼貌角度来讲,Finch原本是要回复邮件的,不管是「多此一举」还是「没有必要」,总也算个回答,但是Root坚决制止他这么做,她认为Reese是在试探他,想要套取书店的商业机密。
“不要相信他,Harry,你太善良了,这个人居心叵测,图谋不轨,处心积虑…”Root戴着黑框眼镜,打字的声音随着说话声有节奏地跳跃。
“行了吧,少拽你那一套一套的词儿。”Shaw一条腿盘在单人沙发上,另一条垂下来晃荡着,“就咱们这书店能有个屁商业机密,这事儿不是明摆着么,他就是想上Harold而已。”
Finch咳嗽了两声,“Shaw小姐,请注意你的用词。”
“我敢保证——”Shaw竖起两根手指,“不出三天他就会找上门来,这种人绝对没有耐心等下去。”
“那我就把他赶出去。”Root往上推了推眼镜,握住Finch的手臂,“Harry,如果我不在,我会把电击枪留给你。”
Shaw紧跟着冷哼了一声,“这里有你什么事儿啊,Root,你怎么不问问Finch的意见,人要是两情相悦呢。”
Root半扬着头朝对方笑得高深莫测,“亲爱的Sameen,虽然我不介意养你,但我不能让Harry失去书店。”
“感谢你的好意,Groves小姐。”Finch有些无奈的看着两个姑娘斗嘴,好不容易才插上话,“先不论他为人到底如何,他说的有些话确是事实。我需要认真思考该怎样改变现状,把书店好好经营下去。”

门哐的一声被撞开,Fusco抱着一个鼓鼓囊囊已经挡住视线的大纸袋,从侧面探出头,“我说你们三个怎么还坐在这儿聊天,下午不是要组织看电影吗?我买了好多零食,可以分给观众。”他把纸袋放在圆桌上拍了拍,“怎么样眼镜儿,我的主意不错吧?”
“你以为是在电影院吗。”Shaw立刻走过去,翻了几下拿出一包薯片,不客气地撕开,“Harold又不会放《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他看的那些电影里面有没有人说话都不一定。”
Finch看了一眼最后确定的人数——七个人虽然不多,但刚好坐的下。他合上笔记本,两只手平放在前盖上,“虽然不是你说的那部电影,Shaw小姐,但并不是默片,显然你们都没有看过我写的文案。”
“显然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们。”Shaw大方的承认,继续咔哧咔哧嚼着薯片。

电影是《杀死一只知更鸟》,六十年代的经典老片。初版的原著小说在书店里有两本,其中一本被Lee借去写课外读书笔记了。Finch在玻璃上贴了观影活动的海报,退后几步观察有没有贴正,海报是一张A3大小的复写纸,上面的知更鸟是他用钢笔手绘的。
时间还没到,几个报名前来的学生正在书店里闲逛,他们对英国文学很感兴趣,拿着狄更斯和萨克雷爱不释手,但听到初版书高昂的定价后有些咋舌,又小心翼翼地把书放回原处。

Root一会儿要回报社,Shaw表示对电影没兴趣留在外面看店,Fusco招呼那几个学生把他们带去后面的小放映室。Finch跟在后面,突然听见椅子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
他转过身,看到Root已经站了起来,而门口的kittyinsuit先生——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首先反射出这个名字——一手在身后关上门,脸上挂着笑容,和煦得像是海风拂面。
“我有邀请码。”Reese知道他们要问什么,自觉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便签纸递给Shaw,“你可以核实一下。”
Shaw将信将疑地接过纸条,把代码录入系统,很快就显示出观影邀请和礼品赠送的信息,她用手指夹着纸条,对Finch和Root挑高眉毛,“你们两个nerd都搞不定一个傻大个儿?”
“我怎么可能邀请他?”Root瞪着这个不速之客。
“我也没有。”Finch说。
“那个好像是——”Fusco犹豫着开口,“是我审核通过的。我看申请人的头像是个漂亮的…我知道了!我说好像在哪儿见过,那是你的秘书吧?叫什么来着?”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刚要进放映室的两个姑娘好奇地看着他们。
Reese耸耸肩,“没什么,老板不太认可我的身份,要做一下确认。”
“既然是我们邀请的。”Finch制止了Root的争辩意图,向他做了个请的手势,“希望你观影愉快,Reese先生。”

放映室空间很小,淡黄和草绿色相间的壁纸,墙上挂了几张镶框的小幅电影海报,一台放映机,一块投影幕,八张单人沙发拼接成四组座位。Reese在后排坐下来,沙发是亚麻布质地,有温暖清晰的纹路,扶手做了点小改动,上面立着一个式样简单的细长台灯,羊皮纸灯罩盖住黯黄模糊的光。
Finch把碟片放进机器,调暗灯光,坐到Reese旁边的位置。Reese很早以前看过这部电影,但时间久远,只记得是个白人律师帮黑人打官司的故事,他颇为认真的看了一会儿,然后用余光扫到Finch,放映机投射的光线打在对方脸上,黑白灰形成斑驳的色块一闪一闪地跳跃,镜片后面的目光认真而专注,似乎没有因为他坐在旁边感到不适。Reese往后仰了仰,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观察对方,他们曾经在邮件里提到一起看电影的事,虽然现在的情况跟他的设定不太一样,但总要好过对着电脑冥思苦想,Reese在心里提醒自己回去要给Zoe涨工资。

电影结束后,Finch和几个学生聊了一会儿,从影片的叙事结构聊到民主与人权,像在大学课堂一样轻松热烈。Finch把他们送出去,顺便给了每个人一套自制的书签。他回来整理设备,看到Reese正背着手站在那看墙上的海报。
“你大概能看出来电影已经散场了。”Finch把碟片取出来放回盒子里,关上电源。
Reese原地不动的半转过身,“哦,我以为来看电影的人都可以发表意见。”
“那么你有什么见解,Reese先生?”
“见解倒是谈不上。”Reese垂下手,边说边走近对方,“刚好Gregory Peck演的这个律师也叫Finch,而这个父亲的角色又比较像我,很有代入感。”
Finch对着投影幕按下按钮,幕布缓缓升了上去。“Atticus Finch是影史上最为伟大的角色之一,他睿智,果敢,坚定,富于正义感,原谅我并没有从你身上看出他的任何特质。”
“永远不要轻易评价一个人,直到你真正去了解他。* ”Reese缓慢地吐出这句话,静默在空气里蔓延了几秒钟,他看着对方想要说话又忍回去的样子,不由得扬起眉毛。
咔。Finch抬起头,发现投影幕快卷到底的时候突然卡住了,他用遥控器反复调了几下没有反应,便绕过Reese,搬了把木头圆凳,踩上去看幕布的卷轴。
“需要我帮忙吗?”Reese用胳膊肘支在墙上,“你这个姿势可有点儿悬。”
“应该不是滑轨的问题。”Finch顺着卷轴的一边看了看,小心地掰正了卡在边缘的小挂钩,幕布自动收了起来。他扶着墙想从凳子上下来,突然脚下一歪,眼看着就要摔倒,Reese上前一把抱住对方,两个人顺势向后倒去。
Reese的后背重重砸在墙上,他跟着闷哼了一声,Finch下意识的抬头,又撞到他的下巴,接连两次重创让Reese差点疼出眼泪。他垂着眼睛看着怀里的人,对方想推开他反而被抱的更紧。
“为什么不回邮件?”
Finch没料到他会突然冒出这个问题,碍于现在的姿势也无法说出什么严肃的话,只好轻咳了一声,“你先放手。”
“你先说。”Reese打定了主意,索性直接卸下重量靠在墙上,对方的头发蹭着他的脸,绒密得像种小动物,他不怕死的凑近闻了闻,佛手柑混合着檀木的气息。Reese满意地深吸了一口气,“别每次都用撂下一句狠话自己就走的这招,而且这里是你的书店,你肯定不愿意把它留给我。”
呼吸吹在脸上,Finch觉得耳根有点发热,对方身上没有烟酒的痕迹,只有很淡的肥皂味道,他皱着眉想把这种味道从鼻腔里挥出去,“如果你非要一个答案,Reese先生,我们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通信,因为显然我们都无法再心平气和的像朋友一样闲聊了。”
“Finch.”Reese定定地看着对方,“如果这个人不是我,你会跟他发展下去么?”
“…不存在这种假设。”

“我说你们俩没事儿吧?搞这么大动静干嘛?”Fusco摇摇晃晃地出现在门口,看到屋里的一幕愣了愣,小声爆了句粗口,又自动退了出去。
他坐回收银台后的转椅,跟着椅子转了半圈,自言自语道,“我觉得我们的书店保住了。”
“不见得。”Shaw用手支着头靠在一边,挑起嘴角,“打赌吗?一顿牛排。我觉得这才刚刚开始。”

-tbc-

*特工这里借用的是电影里派克的一句台词,原话是:“You never really understand a person until you consider things from his point of view... Until you climb inside of his skin and walk around in it.”

之前有姑娘希望我不要写成老李因为喜欢宅总才放弃书店,我也一直在思考书店的出路,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权衡理智与情感了?(喂干嘛这么麻烦,直接来一发什么都解决了啊!←_←

天哪 ⊙0⊙ 这幅人物还原度好高,细节很棒!

missrebecca:

omg! awsome!

source: Artmetica

实在是太可爱了!!!(≧◇≦)甩头gif 】暖暖的软软的芬奇兔和李四狼(❁´◡`❁)*✲゚* 看着这个图心里充满幸福感和满足感❤❤❤

hallu:

Happy Birthday, 前辈!! @Ksama-X (∩˃o˂∩)♡

真的很抱歉迟了,这是给一直都对我很温柔的前辈的小小礼物(♡´❍`♡)*✧ ✰ 。*

一直以来给你添麻烦,真的很抱歉,希望你今年的生日过得很好很好( ◜◒◝ )♡

Love you!! (♡´౪`♡)